上海论文代写网专业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论文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论文内容

语文教科书中的爱国主义教育内涵研究

发布时间:2018-10-10

  摘要:语文教科书作为学习和使用本民族语言而编写的教材, 记载和传播的是核心文化与官方知识。爱国主义情怀是我国重要的民族精神, 作为最为核心的价值教育元素在近百年的语文教科书中生动呈现。语文教科书中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及呈现方式, 是中国文化精神和中国经验的集中体现, 具有非常独特的时代价值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语文教科书; 爱国主义教育; 文本分析;

  1904年, 现代意义上的语文 (1) 独立设科, 语文教科书作为语文课程学习最主要、最核心的材料, 作为官方知识和核心文化的载体, 已走过一个世纪的历程。在这一个多世纪的历程中, 语文教科书伴随着政治的风云跌宕、战争的苦难与创伤、经济改革与文化复兴……, 始终在时代变迁、社会变革中把握住爱国主义教育这一核心的价值主题。百年来, 中华民族培养出一大批可歌可泣的爱国志士, 这与语文教科书的爱国主义宣传教育有着紧密的联系。语文教科书所进行的爱国主义教育, 是中华民族自古形成的以爱国主义为内核的民族精神的必然呈现, 也是中国话语、中国智慧对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贡献。

  一、语文教科书是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载体

  民族语言、文字和文化既是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 又是实施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载体。国文科 (语文学科) 作为学生学习祖国语言文字的母语课程意义重大。梁启超非常重视国文学习对爱国主义的作用, 他曾写道:“若我国文, 则受诸吾祖, 国家之所以统一, 国民特性之所以发挥继续, 胥是赖焉, 夫安可以废也!” (2)

  梁启超作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知识精英, 其思想观点对语文教科书编撰影响很大。20世纪初, 现代学制开启之时, 虽成立了一些编译馆, 但由于私塾教育采用的教材大都是混编式的蒙学读本, 总体缺乏教科书的编写经验, 很多学科的教材借鉴国外的教科书内容体系和编写方式。而语文教科书必须完全依据本国的文化和时代特点进行原创, “有的学科教材往往可照搬外国的, 而本国语文课程教材无法照搬” (3) 。这种“无法照搬”, 表现在一方面需要大量人力、智力、精力的投入, 这种投入正如商务印书馆在国文教科书“编辑缘起”中指出的:“本馆延请海内外通人名士, 研究教育问题, 知国文科为最亟。乃合群力, 集众智, 商榷体例, 搜罗材料, 累月经年, 始得要领。” (4) 另一方面, “无法照搬”也使得语文教科书成为知识精英充分展现自己思想、学识、情感和期望的重要阵地和主导渠道。“我们不能忽视也无法忽视动荡年月中卓尔不群的知识分子……基于一种顺应潮流的自觉意识, 将自己对历史、世界、人生的总体理解和把握熔铸在一本本小小的教科书中” (1) 。

  自古以来, 作为士大夫的知识精英, 都怀有一种忧国忧民的大情怀。知识分子参编的语文教科书也就成为表达和宣扬爱国情怀的重要载体。正是看到了语文教科书独特的爱国主义教育功能, 一大批具有爱国报国情怀的知识精英如蔡元培、胡适、吴研因、王云五、张元济、冯友兰、黎锦熙等都参与了20世纪初语文教科书的编撰工作。这些知识精英大都留学海外又深谙中国文化, 他们看到了中国与世界的差距, 非常重视教科书在启发国人的爱国情怀、开启民智、救国图存中的重要作用, 用自己丰厚的学养将爱国报国的内容和情怀编写进教科书, 开启了语文教科书作为爱国主义教育重要载体的先河。因而, “语文教科书无疑是教学情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它们的影响不仅局限于教室之中, 不只是传递事实和知识, 也传递社会需要下一代所具有的国家认同、政治信念、社会价值、历史记忆、时空与人物的观念。” (2) 语文教科书以极为丰富的原生史料, 成为研究我国爱国主义教育厚实的“家底”。

  要激发教科书使用者———青少年学生的爱国主义情怀, 需要从语文学习的角度选择适合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爱国主义教育素材非常广泛:历史的与当下的, 物质的与精神的, 风景名胜与物产民风, 还有大量的仁人志士、榜样人物、道德楷模等, 这些都需要从语文课程研制与教学的角度, 以儿童的视角出发进行教材化的选择。我国的语文教科书从一开始就将语文学习与爱国主义教育紧密结合, 以丰富适合的内容、儿童的视角和多样化的表达, 形成了中国语文教科书独特的内容体系。

  二、语文教科书中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

  叶圣陶先生非常反对空洞地讲爱国, “我以为抽象的德目如爱劳动、爱祖国, 对学生尽可以少在口头上提出, 而在具体的引导和训练中却必须看准学生的发展程度和个人特征随时用力, 不可丝毫放松” (3) 。叶老的观点很有代表性, 百年语文教科书中的爱国主义教育内容, 没有任何口号式的呼喊, 而是借助实实在在的祖国领土、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真真切切的情感体验和细致入微的仪式教育来培养学生的爱国主义情怀。

  (一) 领土完整教育:增强捍卫领土完整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提到:“夫国家者何物也?有土地有人民, 以居于其上之人民, 而治其所居土地之事。”梁启超认为国家最根本的就是土地和人民, 人民在土地上劳作, 从而繁衍生息。《共和国教科书·新国文》 (4) 中《国家》一课在梁启超的论述上有所增加, 认为:“国家之要素有三, 一定之疆土, 一定之人民, 一定之主权是也。”领土、人民和主权三者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领土是人民依赖生存的根本, 人们在土地上居住、耕种, 享受着国土带来的收获、安定和自由;土地也因为人的勤劳付出, 有了物权的属性, 成为领土, 一国之民的主权首先也体现在对领土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上。

  早在1904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最新国文教科书》中, 就以“天地山水”开启了学生对国家的感知和认同。这是冰心的启蒙教科书, 她曾写道:“我启蒙的第一本书, 就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线装的《国文教科书》第一册。我在学认‘天地日月, 山水土木’这几个伟大而笔划简单的字。” (5) 天地日月、山水土木, 是领土的物理构型, 是最能激发学生爱国之情的实物载体。2017年由教育部统一编写, 人民教育出版社发行的语文教科书第一册第1课也是《天地人》, 这是对爱国主义传统的回归, 也打开了统编教材爱国主义教育的第一课。

  语文教科书特别重视寓爱国主义教育于自然风光、名胜古迹中, 《开明国语课本》 (6) 中《中华》一课写道:“中华, 中华, 我们大众的家!高大的山岭连延南北, 广阔的江河滚滚东下。”第九套人教版语文教科书 (7) 中的《祖国多么广大》, 苏教版语文教科书《我爱你啊, 中国》等都对祖国的壮美河山进行了直接的歌颂。作为中华民族的象征———黄河、长江等也在多套语文教科书中呈现。《黄河是怎样变化的》《黄河颂》《黄河的主人》 (沪教版) 《长江之歌》 (苏教版、人教版、北师大版等多版本) 等课文直抒胸臆, 表达对长江黄河的热爱。

  中华民族的国粹是伟大祖国的象征, 也是启发国民爱国心的重要存在。人教版《长城》、北师大版《长城赞》、人教版《马踏飞燕》、苏教版《秦兵马俑》等从物质文化角度对抽象的祖国进行实体还原。人教版《梅花魂》一课, 写的是旅外华侨的爱国故事, “祖国, 就是那地图上像一只金鸡的地方吗?就是那拥有长江、黄河、万里长城的国土吗?”《马踏飞燕》的教学提示要求为:“看到了古代劳动人民具有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和先进的科学知识, 看到了他们卓越的创造才能”。《颐和园》《圆明园的毁灭》等课文, 通过对国家瑰宝被毁的痛惜, 以激发学生发愤图强、报效祖国之情。

  壮美秀丽、物产丰富、人们依赖生存的山河对国民来说显得尤为珍贵, 保护山河是爱国的首要任务。《新法国语教科书》 (1) 中的《国土的宝贵》提出, “衣食住的材料, 都是土地上产出来的;所以国家的土地, 是很宝贵的东西”。课文强调“一寸山河一寸金”, “国土比金子还贵重”。任何割让领土的行为都是可耻的, 《国耻》批判了丧权辱国的外交行为, 称其为可耻的行为。这些外交失败包括割让香港、割让九龙半岛给英国;割让黑龙江北岸、乌苏里河东岸给俄国;割台湾澎湖给日本。“以上各种交涉, 我国的权利, 不知道丧失多少;……总而言之, 没有一次不失败就是了。你想可耻不可耻呢?”近代以来的反帝救国、抵御外辱、保家卫国、国家外交等题材的课文都反映了不同时期保护祖国山河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抗日战争时期, 由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教育厅审定, 华北书店1944年发行, 代表根据地编写水平的《战时新课本·国语常识合编》中的爱国主义教育体现了战争时期的特点。课文《日本强盗》《日本灭亡中国的计划》《日本进攻的路线》等, 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野心, 明确了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我国土的卑劣行为。“日本强盗, 是中国最大的仇敌。他看见中国土地广大, 物产丰富, 早就想吞灭中国。”“日本帝国主义, 是个最贪心的强盗。他进攻中国, 是得寸进尺。”

  新中国成立后, 《卢沟桥烽火》《狼牙山五壮士》等革命传统教育题材的课文带领学生重温历史, 激发爱国热情。课文《我给江主席献花》将香港回归这一重要历史事件载入语文教科书。台湾作为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教材多样化时期的多套语文教科书中均有所呈现, 展现了教科书对推动祖国统一的主动担当。这些课文有对台湾文化的介绍《日月潭的传说》, 有介绍台湾风景的《台湾的蝴蝶谷》, 有对台湾历史介绍的《民族英雄郑成功》, 有对台湾早日回归的渴望《团团和圆圆》等。人教版《难忘的一课》出现在不同时期的语文教材中, 课文通过孩子们跟着老师朗读“我是中国人, 我爱中国”, 抒发强烈的民族精神和深厚的爱国情意。

  (二) 革命榜样教育:树立爱国榜样, 激发爱国情感

  榜样人物是某种精神、价值观的代表, 对爱国报国的榜样人物进行宣扬、讴歌, 是语文教科书中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内容。

  1. 领袖的爱国主义情怀

  在黑格尔看来, 国家是最高的伦理实体, “是伦理理念的现实———是作为显示出来的、自知的实体性意志的伦理精神” (2) 。国家的实体性意味着领袖人物的精神定在性, 即领袖人物是国家精神的现实存在。对领袖人物的认同教育, 一定程度上也是对国家的认同教育。《开明国语课本》讴歌了孙中山先生的爱国心:孙中山先生学医后, 认识到“医人不如医国, 中国正生着病, 应该赶快把他医好”, “从此他就干起革命事业来”。为了革命救国, 孙中山先生不畏强暴, 死而后已 (参见《孙中山先生的故事》《孙中山先生和农人》《孙中山先生伦敦遇难》) 。革命根据地时期的国语课本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对领袖人物宣传教育的重视, 很多歌颂领袖人物的课文沿用至今。耳熟能详的歌颂伟大领袖毛泽东的课文有《杨家岭的早晨》《吃水不忘挖井人》《收稻谷》《这个办法真好》《八角楼上》《一件棉衣》《回韶山》等;歌颂周恩来总理的课文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纺线比赛》《送雨衣》《温暖》《小桂花》《八个铜钱》《周总理的睡衣》《十里长街送总理》《为人民歌唱》《一个降落伞包》《一夜的工作》《小白花》等;新世纪的语文教科书中, 苏教版的《在大海中永生》《暖流》《特殊的一节课》等课文, 对新时代领袖人物的歌颂也深入人心。部编本教材强调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 低年段语文教科书中的《邓小平爷爷植树》《朱德的扁担》等都是这一理念在选文中的落实。

  2. 仁人志士的爱国故事

  仁人志士是特定时代的英雄, 他们为了理想信念牺牲自己的自由、生命, 这种精神跨越时代和国界, 流芳百世。这些仁人志士有民族英雄岳飞、郑成功, 有虎门销烟的林则徐, 有甲午战争中赴难的邓世昌等。《为国捐躯的女英雄》《鉴湖女侠秋瑾墓》《中国国民志气洪》《奋勇解围的女英雄》《可爱的中国》等课文都对爱国献身的仁人志士报以热烈的歌颂。

  近代史是一部战争史, 饱受战争蹂躏的中国人为了赶走侵略者、夺回主权、寻找民主自由之路, 无数的革命烈士抛头颅、洒热血, 这其中大部分是为了民族解放事业而献身的革命军人。《开明国语课本》因为编撰于特殊时期, 这类题材的课文非常多。《一个烈士说的》一课, 以烈士的话语告诉学生革命和自我牺牲的意义:“我们做革命的人, 不是希望成功, 而取得荣华富贵;只愿做个失败的人, 来激励全国同胞的觉悟。试看历史上成功的大事业, 那 (哪) 一件不是失败的人, 用心力、脑力和血肉去造成的。况且前几次为革命而流血的, 都是军人和有血气的人, 没有学者肯去牺牲, 怎能激动知识阶级的同情呢?”《抗日阵亡战士墓》中歌颂:“他们奋不顾身, 为国死难。他们不死的精神, 如日月一般, 永远光明灿烂。”《阎海文》一课也是宣传的战争精神:“空军战士阎海文, 炸敌不幸落敌阵。手枪先打日本兵, 最后一弹打自身。不像敌兵做俘虏, 跪求饶命真丢人。”《庐山的孤军》歌颂:“这种忠勇为国, 牺牲奋斗的精神, 跟在上海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 同样的受到世界各国人的敬仰了!”

  3. 人民大众的爱国行为

  人民是国家的主人, 保卫祖国人人有责, 报效祖国更需要每个人的参与。语文教科书宣扬了很多爱岗敬业、报效国家, 怀有朴实情怀、关心国家前途、命运的普通民众。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的爱国救国责任, 是中国人赶走侵略, 取得抗战胜利的法宝。由吴子我编著, 正中书局1942年出版发行的《国语常识混合编制抗建读本》中《种棉》《学纺纱》《缝棉衣》等课文, 号召“前方将士在流血, 后方人民应流汗”, 通过努力生产支持抗日建国。《部编战时国语》 (1) 第一册中《我们都是中国人》一课提出:“农人要努力耕种, 多打粮食;工人努力做工, 多出品;商人努力做生意, 促进货流通;学生努力求学问, 努力求学知识多。”因为, “我们都是中国人, 我们都要爱中国”。全民抗战中, 连小孩子都应该参与战争, 《部编战时国语》中《省下买糖果的钱来》写道:“现在, 我们中国人正和敌人打仗, 中国人都得有钱的出钱, 有力的出力;小孩们也得节省买糖果的钱捐给国家。”和平时期, 普通民众的爱国体现在爱岗敬业上, 《永远的白衣战士》《最后的姿势》等课文最为典型。

  (三) 国旗国歌教育:提升爱国主义的仪式感

  国家对青少年学生来说是一个抽象的存在, 爱国主义教育需要通过具有象征意义的具体物形将国家外显出来。这种物形载体从原始社会的图腾发展到现代社会的国旗国歌。语文教科书中的国旗国歌教育, 其目的是将学生的爱国品德外显出来, 将爱国行为日常化。

  国旗是国家的象征和标志, 代表国家的主权和尊严, 其神圣性不可侵犯。《开明国语课本》中《国旗的话》一课中指出国旗的出处:“我名国旗……生产我的父母, 是全国的革命志士”。升旗仪式是国旗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青少年学生的日常生活中, 对国旗的敬爱主要表现在升旗仪式中, 这就是“德诚于中, 礼形于外”在爱国主义这一最重要的道德品德上的要求。很多版本的语文教科书都将升旗仪式编写进课文。《新主义教科书国语读本》第一册的第二课内容为“先生、学生, 向国旗行礼;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新法国语教科书》中的《开学式》中:“学校里今天开学。先生学生, 都在礼堂上, 举行开学式:一向国旗三鞠躬;二, 学生向先生一鞠躬;三, 先生演说。”“我国学校里, 挂着两面国旗;先生和我们, 都向国旗行礼。” (《十月十日》) 在还没有《国旗法》的时期, 语文教科书中对国旗的要求, 已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基本一致, 由此可见, 中国人对国旗的崇敬和尊重超越了政党和时代, 是深入到国人骨髓里的民族情愫。

  国歌的爱国主义教育价值在于国歌歌词是民族精神和国家认同的高度提炼, 并配以旋律, 让学生在传唱中体验无尚的尊严感和自豪感。传唱国歌是爱国主义情感表达的神圣行为。《新法国语教科书》中的《国歌》一课帮助学生理解国歌歌词, 激发其对国歌表达的情感认同:“卿云烂兮, 乣缦缦兮, 日月光华, 旦复旦兮, 日月光华, 旦复旦兮!这一首歌, 是我国的国歌。卿云烂缦, 说国运的盛昌;旦旦光华, 祝国民的进步。”1961年编写发行的人教版语文教科书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全部内容作为课文内容。苏教版第一册《升国旗》将国旗国歌融合在爱国主义教育中:“五星红旗, 我们的国旗。国歌声中, 高高升起。我们立正, 向您敬礼。”国旗国歌的教育是爱国主义教育的日常践行, 对促进学生在特定的时空体验对国家的情感具有较强的教育意义。

  三、语文教科书中爱国主义教育的中国实践

  语文教科书中的爱国主义教育是我国爱国主义教育的事实呈现, 是学校爱国主义教育的实际行动。语文教科书中的爱国主义教育经验是最为本土的中国智慧, 也是用中国话语表达出的供世界学习的宝贵经验。

  1.对祖国的情感认同是爱国主义教育的核心

  爱不是独立、孤立的行为, 必须建立在对所爱对象的认同和接纳上。任何国家、任何时代, 国家认同教育都是爱国主义教育的核心。但不同的文化、政体对国家认同教育的方式不同。

  自由主义认为作为政治共同体的国家, 公民应对其理性认同。理性认同主要体现在对国家宪政、法律、经济制度等的承认和遵守。对国家作为政治共同体的认同, 要求公民履行一定的义务、承担一定的责任, 从而获得与之对等的权利。教育的目的在于通过培养理性的消极公民, 来达成对国家的认同。

  基于理性的国家认同是不讲情感的, 缺少了情感的认同, 公民与国家的关系只是一种契约关系, 黑格尔非常反对这种契约关系, “国家决非建立在契约之上, 因为契约是以任性为前提的” (1) 。爱国行为一旦成为任性, 公民就可以随意脱离国家, 国家也就只是水中幻影、海市蜃楼而已。

  中国话语中的爱国, 从来都是一种情感需要、情感认同。世界语言中, 只有我国将“country”翻译为“国家”, 并以“祖”这一伦理性词素与国并用。一声“祖国母亲”, 把国家与母亲联系起来, 包含了中华儿女对国家高度情感认同和依归。我国有学者认为, 爱国主义就是一种情感论, 不同国家、民族的人们, 凌驾于一定社会群体表现出真挚情感。正因为这种情感的存在, 民众才能与祖国患难与共, 为了国家前途而献身。 (2)

  情感认同的爱国方式源于我国家国一体、由家及国的国家构型。家和国都是作为个体的人在情感上所皈依的共同体和实体。国是扩大了的家, 家是缩小了的国。因为血缘关系, 个体首先属于家庭, 家庭是天然的伦理实体。家庭作为天然的伦理实体与国家作为现实的伦理实体在情感、结构和功能上都有着高度的共通性和相似性。由家及国的伦理构型使爱家向爱国进行纵向的提升。虽然几千年来, 家国发生了变化, 但这种情感依旧存在。“在近代社会发展中, 家与国的内涵都发生了重要变化, 但作为观念层面的家国情怀则传承至今, 并在社会发展中实现了自我更新、自我丰富和发展。” (3) 这种家国情怀, 使我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最核心、最独特的内容就是对祖国的情感认同教育, 爱国主义教育就是让民众形成、发展对祖国的情感, 产生对祖国的情感依赖。只有这样, 对国家的认同才能真正成为每个人的自觉行动。

  不仅祖国需要民众的情感认同, 民众也需要一个祖国以寄托自己的情感。“很少有人会为爱整个人类而燃烧热情, 给每个人一个祖国要比点燃他为全人类的激情更符合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4) 百年语文教科书中的领土教育、革命榜样教育、爱国仪式教育, 其主要目的也是增强人们的爱国主义情感, 并让爱国主义情感有表达的渠道。

  2.与民族精神相融合是爱国主义教育的路径

  爱国主义是民族的灵魂和脊梁。爱国主义与民族精神具有很强的同一性, 与民族精神相融合是最为智慧的爱国主义教育的中国路径。首先, 爱国主义是民族精神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是民族精神中最神圣的情感。“爱国主义是一个包含着多层涵义的概念。它是一个民族几千年来凝结、积淀起来的对祖国最纯洁、最高尚、最神圣的感情。” (5) 其次, 爱国主义是我国民族精神中最为亘古不变的精神, 既有历史继承性, 又有时代融合性。“民族精神的历史是一个以传统精神的延续和时代精神的融合为主的动态变化过程, 在中华民族精神发展过程中始终存在着不变的东西, 即爱国主义。” (1) 再次, 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精神作为动员和鼓舞人民团结奋斗的一面旗帜, 是共同的精神支柱。因此, 爱国主义教育与民族精神紧密结合, 以民族精神教育作为重要的教育内容是爱国主义教育的主要路径。

  百年语文教科书中, 无论是领土教育, 还是革命榜样教育, 都是一种民族精神教育。领土承载的是一代又一代人对先祖的记忆和尊重, 表达的是对生命源头的至高敬意, 领土也就成了精神的传递。孔子曾教导弟子们说:“夫鲁, 坟墓所处, 父母之国, 国危如此, 二三子何为莫出?”孔子将鲁国认作祖国, 就是因为其是祖宗坟墓所在地。因为疆土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精神载体, 所以, 中国人将“爱国”“爱疆土”与民族精神传递联系起来。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一方人”也滋养着“一方水土”, 民族精神在这种彼此成就中孕育而生。灿烂的中华文明是民族精神的物质呈现, 无数杰出的仁人志士是民族精神在个体身上的演绎。在战争中, 民族精神尤其能显示出巨大的力量,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民爱国主义热情的空前高涨, 是近代以来不断加深的民族危机和屈辱历史的必然结果,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民炽热的爱国主义精神, 并化成日本侵略者为之胆颤的物质力量, 也正是近代以来无数有识之士不断为之探索和奋斗的结果。” (2) 抗战时期教科书中的英雄人物, 都是本着对民族精神的高度认同, 不惜牺牲自己的自由和生命来赶走侵略者, “奠定精神的基础, 巩固精神的国防” (3) 是战争中以民族精神激发爱国情感的重要宣传口号。

  3.报效祖国是爱国主义教育的最终目的

  人民对国家产生了情感和精神的认同只是爱国主义教育的一部分, 还仅处于黑格尔所说的“优美灵魂”阶段。这个阶段处在意识环节, 属于个体的内心世界, 如果没有行动, 就会“逐渐熄灭, 如同一缕烟雾, 扩散于空气之中, 消失得无影无踪” (4) 。只有个体付诸爱国行动, 才能获得国家的承认, 相互承认的完成才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完成。因而要真正达到爱国主义的教育目的, 需要借助实际的行动, 尤其要鼓励青少年学生报效祖国, 完成民族的复兴之梦。

  语文教科书不仅将基于情感和精神认同的爱国教育以实实在在的山水、领土, 以惊天动地的英雄人物等作为精神的定在, 更是通过具体的教育引导, 让青少年学生产生报国行为。当国家主权受到侵犯时, 每个公民都有义务维护国家的主权, 哪怕遭受危险甚至牺牲。在和平时代, 热爱祖国最终的目的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 让祖国变得强大。报效祖国体现在个体行为要与国家公共利益保存一致。正如邓小平同志指出的:“中国人民有自己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 以热爱祖国、贡献全部力量建设社会主义祖国为最大光荣, 以损害社会主义祖国利益、尊严和荣誉为最大耻辱。” (5) 21世纪的语文教科书对学生进行科学素养教育, 如鼓励学生探索火星、探索太空、探索克隆技术 (苏教版语文教科书《火星———地球的“孪生兄弟”》《梦圆飞天》《神奇的克隆》等) , 就是要求学生能够基于特定时期的国家需求, 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 去开发新能源, 扩大土地实际的供给, 不同岗位的人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报效祖国。

  培养爱国之情、砥砺强国之志、实践报国之行, 青少年是主体。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是管根本、管长久的。语文教科书中大量丰富的爱国主义教育主题、内容以及表现形式, 都将青少年群体看作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对象, 将爱国主义教育渗透在民族语言学习和民族文化传承中。

  总之, 对语文教科书中爱国主义教育进行理论提升与价值提炼, 就是对我国爱国主义教育经验的总结。这些爱国主义教育的中国话语表达和学校实践, 是中国智慧在培养具有爱国主义情怀的新时代公民的本土实践, 也将成为可向世界推广的中国经验。

  注释
  1 新中国成立以前的语文教科书以“国语”“国文”命名, 为了论述方便和前后连贯, 本文统一称为“语文教科书”。
  2 梁启超:《国文语原解》, 《饮冰室文集点校 (第1册) 》, 云南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 第513页。
  3 洪宗礼, 等:《母语教材研究 (第3卷) 》, 江苏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 第52页。
  4 高凤谦, 张元济, 蒋维乔主编:《最新国文教科》, 商务印书馆1906年版。
  5 吴小鸥:《中国近代教科书的启蒙价值》, 福建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 第2页。
  6 李海云, 张莉:《小学语文教科书价值取向比较研究---以20世纪80年代教科书与当前教科书 (人教版) 为例》, 《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2年第10期。
  7 叶圣陶:《叶圣陶集 (第十一卷) 》, 江苏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 第99页。
  8 庄俞, 蒋维乔主编:《共和国教科书·新国文》, 商务印书馆1912版。
  9 冰心:《我和商务印书馆》, 商务印书馆编:《商务印书馆九十年 (1897-1987) 》, 商务印书馆1987年版, 第312页。
  10 叶圣陶编撰, 丰子恺书画:《开明国语课本》, 上海开明书店1932年版。
  11 分类参照徐岩:《引领新中国教材发展编写新世纪主流教材---人教社60年教材发展的历史回顾与经验总结》, 《课程·教材·教法》2011年第1期。
  12 庄适编纂, 范祥善, 黎锦熙, 王璞, 庄俞校订:《新法国语教科书》, 商务印书馆1920年7月版。
  13 黑格尔著, 范扬, 张企泰译:《法哲学原理》, 商务印书馆2012年版, 第253页。
  14 教育部教科书编译委员会:《部编战时补充教材小学国语》, 正中书局1939年版。
  15 黑格尔著, 范扬, 张企泰译:《法哲学原理》, 第83页。
  16 李文海主编:《中国近代爱国主义论纲》,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 第3页。
  17 张倩:《从家国情怀解读国家认同的中国特色》, 《江淮论坛》2017年第3期。
  18 徐贲:《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 《读书》2001年第11期。
  19 傅智勇主编:《民族魂中国心爱国主义与中华民族精神研究》, 党建读物出版社2006年版, 第8页。
  20 温静:《论爱国主义在中华民族精神中的核心地位》, 《马克思主义研究》2016年第2期。
  21 钟健英:《爱国主义是中国抗战胜利的精神支柱》, 《福建党史月刊》1995年第10期。
  22 黄季陆:《革命文献·第53辑》, 中央文物供应社1971年版, 第178页。
  23 黑格尔著, 范扬, 张企泰译:《法哲学原理》, 第189页。
  24 邓小平:《邓小平文选 (第3卷) 》, 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第3页。

Copyright © 2008 - 2020 www.shlunwen.com 上海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